银河国际手机客户端

去年潼关破妻子隔绝久

  ←上一篇: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下一篇:漫成一首→

  这是杜甫逃脱安史叛军拜官后,惊魂稍定,因思及妻子死活而作的一首诗。全诗分三段。开头十二句为第一段,详叙来历,及得去而又未忍去之故。自“寄书”以下十二句为第二段,说自己既不能分身,那就只有寄书了,寄书又得不到回信,故多想象揣测之词。最后八句为末段,由此时的寄书,更想到上一年的寄书,恐妻子尽亡,自己将成一个孤独的人。

  杜甫无时不关心国家人民,从此诗也可看出。观“麻鞋”句,诗人是化妆而逃的。现有出土的汉代麻鞋,形如草鞋。(见一九七八年《文物》第1期)

  q nin tnɡ ɡuān p , qī zi ɡ ju jiǔ ⑴ ;

  jīn xi cǎo m chnɡ , tuō shēn d xī zǒu ⑵ 。

  m xi jin tiān zǐ , yī xi l liǎnɡ zhǒu ⑶ ;

  cho tnɡ mǐn shēnɡ hun , qīn ɡ shānɡ lǎo chǒu ⑷ 。

  t li shu sh y , li l zhǔ ēn hu ⑸ ;

  chi mn suī d q , wi rěn j kāi kǒu ⑹ 。

  j shū wn sān chuān ⑺ , b zhī jiā zi fǒu 。

  bǐ wn tnɡ l hu , shā l do jī ɡǒu ⑻ 。

  shān zhōnɡ lu mo wū , shu f yī h yǒu ⑼ ?

  cuī tu cānɡ sōnɡ ɡēn , d lěnɡ ɡǔ wi xiǔ ⑽ 。

  jǐ rn qun xnɡ mnɡ ? jn sh qǐ xiānɡ ǒu ⑾ ?

  qīn cn měnɡ hǔ chǎnɡ , y ji hu wǒ shǒu ⑿ 。

  z j y fēnɡ shū , jīn yǐ sh yu hu ⒀ 。

  fǎn wi xiāo xi li , cn xīn y h yǒu ⒁ ?

  hn yn chū zhōnɡ xīnɡ , shēnɡ pnɡ lǎo dān jiǔ ⒂ 。

  chn sī huān hu ch , kǒnɡ zu qinɡ d sǒu ⒃ 。

  ⑴公元七五六年(至德元载)六月安禄山破潼关,杜甫不久被俘,至是将一年,故有隔绝久的话。此句是一篇之主。

  ⑵由长安往凤翔得向西走。陶潜诗“孟夏草木长”,杜甫脱离长安时当在四月。草木长,则比较容易逃脱,故下句用一“得”字。不要作泛泛写景语看。

  ⑸公元七五六年(至德元载)五月十六日唐肃宗任杜甫为左拾遗。唐制有左右拾遗各二人,虽只是一个从八品的官儿,但因系谏官,能常在皇帝左右,并向皇帝提出不同意见。因在流离之中,益觉主恩之厚,所以涕泪而受官。

  ⑹“柴门”应前妻子。前陷安史叛军中,今逃归,所以说“得去”,即“能去”的意思。吴祥农云:“公不顾家而西走,及得去而不敢言归,大忠直节,岂后世所及?”

  ⒁这两句写心理矛盾,极深刻,也极真实。消息不来,还有个万一的想头,消息来了,希望很可能就变成绝望,所以反怕消息来。左不是,右不是,心中是一片空虚。李因笃云:“久客遭乱,莫知存亡,反畏书来。与近家心转切,不敢问来人同意,然语更悲矣。”

  ⒂唐人多用汉比拟唐。这时长安、洛阳都还未收复,但已有转机,所以说“初中兴”。耽酒,即嗜酒。

  ⒃国家已有起色,自己又爱喝点儿酒,假如妻子无恙,该多么好。但仔细思索起来,我这种幻想全家欢会的美景,恐怕要变成孤老儿一个的惨局呢。叟,是年老的称呼,社甫这时四十六岁。

  “涕泪受拾遗”,以流离而感主恩之厚也;所以“柴门虽得去”,而“未忍即开口”,其意相发。他人写苦情,一言两言便了,此老自“寄书问三川”至末,宛转发挥,蝉联不断,字字俱堪堕泪。(王嗣奭《杜臆》卷二)

  申涵光曰: “麻鞋见天子,衣袖露两肘”,一时君臣草草,狼籍在目。“反畏消息来,寸心亦何有”,非身经丧乱,不知此语之真。此等诗,无一语空闲,只平平说去,有声有泪,真三百篇嫡派,人疑杜古铺叙太实,不知其淋漓慷慨耳。(仇兆鳌《杜诗详注》卷五引)

  《述怀》诗: “自寄一封书,今已十月后。反畏消息来,寸心亦何有。”乱离光景如绘,真至极矣,沉痛极矣。(施补华《岘佣说诗》)

  唐肃宗至德二载(757)夏天,杜甫从安史叛军所占领的长安,脱身西逃至凤翔行在,惊魂甫定,感慨万千,授官拾遗,念及妻儿,写下了这首诗

  诗为五古,可以铺陈。诗分为三大段。首段十二句,详叙诗人自身遭遇。从“潼关破”到今,使得“妻子隔绝久”。而一己幸得奔至行在,报效朝廷。“麻鞋见天子,衣袖露两肘”,可谓狼狈之至。既而授官,“涕泪受拾遗,流离主恩厚”,不禁感激涕零。诗写到这里,显示出杜甫身当世乱,一片忧国之心。当国事稍定后,又忧及家人。“妻子隔绝久”哪能不念及?所以这一句实为全诗之主,诗篇皆由此生发而来。此段末二句,“柴门虽得去,未忍即开口”,勾起下段。下段十二句皆系遥想之情,一层深透一层,“不知家在否?”惦念之至。“杀戮到鸡狗”,人命可知。“谁复依户牖”,当无人踪。“地冷骨未朽”,人埋了吧?然而又不免存着一线希望: “几人全性命,尽室岂相偶?”该有人能保全性命,盼待着团聚吧?虽然山途险阻,我想着就害怕,但怎能不去呢?结合杜甫另一首诗《北征》来看,我们对于杜甫当时的心境,就了解得更全面而深刻了。末段八句,前四句接应中段,极抒矛盾心理,中心徘徊:寄家书,盼家书,怕家书,“寸心亦何有”,真是肝肠寸断。杜甫写人们经乱离后的心境,真是入木三分。然而若仅停留在此,虽深犹小,诗至末四句,又接写国事。“汉运初中兴”,其声正大。中兴有望,诗人亦有酒可耽。从诗篇章法论,实为一提。然而痛定思痛,“沉思欢会处,恐作穷独叟”,仍然忧思未歇。这四句又和首段起着呼应的作用。

  诗篇叙事详明,抒情真切。在章法上,有铺叙,有发问,有提有锁,交叉进行。首尾呼应,顿挫生姿。其写景处如生,其想象处如绘。景因事而显,事因景而哀。有实有虚,如岭断而云生,青山补墙头之缺,浑然一气。其动人处,在字字如见其心,语语如闻其声。以其真实故能达到如此效果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